内观,槟城山东 – 中文

我们又回来了,从10天的内观禅修课程又回到我们混乱和嘈杂的世界了。这次博客的帖子比平时的更长,但是我们保证您会读到一些很有趣的经验。
帖子说明:接下来是内观的简要介绍,不愿意的话,您可以跳过去,直接转到丝丝和多多的个人经历,但我们仍然推荐阅读一下,反正也不会太长。


内观到底是什么?

这是一种禅修方法,教导你观察事物的实相,就像佛陀自己所教的那样。
跟宗教、政治、种族、性别等无关。每个人都可以参加这个课程,目的是净化自己的心灵。
方法以道德、善意、牺牲、爱与同情等一些每个社会及理性人士坚持的普遍原则为基础。我们希望您花几分钟的时间多了解这个静坐方法

课程为保持本身的纯粹而完全免费,包括住宿和食物。课程只要求您接受5戒律(避免杀人,偷窃,性行为不端,讲谎言,中毒),加上不需与外界联络。这意味着我们必须给他们交电话,并尊重禁语,就是说我们10天里不能说话(当然有例外:与老师或管理讲话)。


那么为什么我们决定加入呢?

我们生活在这样一个快速、污染和被破坏的世界中,有时我们只需要隔离一下,关闭所有的信息交换机,并处理我们内心的事情。另外,我们对禅修方法很好奇。

作为个人净心的一条道路,我们决定在不同的时间各自写出自己的私人经历,这样不会互相影响,这就是为什么帖子会有一些重复的原因。

 

丝丝的个人经验

我们决定了,于5月3日参加槟城山东的内观静坐。因为我们提前30分钟到达,所以到那里的车很少。放下背包后,我们不得不爬山上去。走了四十分钟的路,我认为这意味着我们七个人都表明了我们加入这个课程的决心。汗水和疲劳后,我们到达了现场。其他学生已经在那里,看起来很新鲜,因此我们意识到我们只是不好的运气…好的开始啦。

在报名时,我们发现两名管理员与一名志愿者都是意大利人。我们必须交我们的物品:护照、钱包、电话。不管怎么样我们一点作弊的机会都没有!

那天晚上10日禅修开始了,从晚上八点的静坐起,我们完全沉默地回到了宿舍。
每个学员都有自己的“房间”:基本的床、枕头和被子。概念上我们都有私人空间,以两片窗帘为墙,与隔壁共用,另外一片窗帘为门。
厕所/淋浴也有类似的概念,但它们之间的分隔是真正的墙壁,门还是塑料窗帘。两个大的矩形水槽中,各个带三个水龙头。当我第一眼看到它,就以为我会便秘,幸运的是,由于饮食没有发生。

我们的每天的日程严格受到铃声的约束,每天凌晨4:00铃声响起开始一天的静坐。早餐时间为早上6:30,午餐时间为上午11:00,下午茶时间为5:00,晚餐就没有。主要的饭菜都是纯素食,但是早餐和饮料中有一点牛奶、巧克力粉、炼乳和黄油等使它成为普通的素食。
因为我从来没有吃过那么多的蔬菜和水果,所以便秘第三天已经结束了 🙂
我很高兴,很想告诉多多,不过由于禁语…

关于不妄语,虽然有时有点尴尬,但是我可以控制自己与其他学员不讲话,我们都看起来像一群脾气不好的人。然而,对多多不讲任何话非常困难,特别是我们在旅行了80天后每天每时都在一起的情况下。
尽管我们的关系很紧密,但是这时候很遥远。
我们在前3天非常勤奋,一个眼神的接触也没有。然后…
第四天,因为我发现她感冒了,所以我把维生素放在她的床上。我一进入宿舍,她就发现了,我感觉到她的眼神在我身上,所以我转过头来,她给了我一个很大的笑容,这使我开心得不得了。第五天的晚上,她看到我眼光不正常,我很失望。在主讲之后,她以担心的眼神来找我,哼了一声,我告诉她我的膝盖疼死了。她心境好多了,但我还在地狱中。
我不能叉着腿坐,因此跟经理谈到我的问题(两个膝关节交叉韧带做过手术),从那一天我靠着墙坐着,这样压力不仅仅在膝盖上。
第七天该她失望,有点头痛。
所以,我们几次讲话了,但从来不是关于课程,而且话真的很少。

每天静坐约10个小时,这就是疼痛的原因。
当然我们也有空闲时间,一开始我安排得很好:打盹、洗衣服、在85步长的路上走来走去、伸展、观察昆虫(在那里有许多种类蚂蚁),反正对我来说空闲时间太长了。第四天,心里的混乱已经结束了,所以我只能跟自己来谈谈。
我开始享受宿舍的阳台,一边品茶一边看城市、山脉、云彩、海洋等那里的风景。我一直观察到城市,因此我终于发现一些清真寺、两座教堂,一座印度寺庙、不可数名的佛教寺庙等很多宗教信仰的建筑。这些地方的颂歌、铃声、烟花、锣声是我们在静坐中打破沉默的声音,再加上森林动物的和禅修堂里人的生理噪音。

事实上,我在一个无比简陋的地方,往下看那些对抗的宗教,使我微笑和思考。
把信仰作为工具和无知是造成移民、国家分裂、无数战争的一个原因之一…我认为如果教育上我们学习将宗教作为历史的一部分,因此以时间和客观的方式来学,也许下一代将有积极开放的想法。
我来自一个所谓的世俗国家,但人民深深地信仰天主教,我参加了所有的过程,遵守前三个戒律,受到教诲,参加弥撒等,仍然没有一个老师、一个牧师、一个修女,甚至我的父母从来没有告诉我:

  • 圣经、古兰经和摩西五经基本上是同一本书,传播出世界第一个出生于美索不达米亚的文明。
  • 上帝的名字,由犹太人的翻译是耶和华,改成拉丁文的耶和华。圣经多次翻译后,天主教禁止使用它,可能是为了解释诫命:“不要以耶和华的名义徒然”。
  • 1874年,罗马教廷在议会选举中对意大利天主教徒的投票政策投弃权票。于1919年正式撤销。

根据以上几个事实可以逻辑推断出宗教是为社会现代化的事实而改变的。
我一个人在那里不能跟其他人有任何接触,显然让我想到太多事情了…
另外,晚上葛印卡老师话语中的一句话也印证了我的想法:
上帝没有创造人类作为自己的形象,而人类根据自己的需要创造了上帝/神。
他给我们提供一个佛教的例子:这本来不是一个宗教,但在亚洲许多国家分散时变得如此。每个人创造的都是佛祖佛像的自我形象和信仰。
佛教是一种生活方式,遵循某些道德,没有超人物,但是人们建造了许多用来崇拜的形象。

在这10日中,没有礼仪,没有仪式,没有任何神的形象。我们一天大部分的时间都在禅修大厅,这仅仅是一个白色的房间,带窗户的,地板上有薄的蓝色方形垫子,我们一直坐在那里,根据钟声感受时间。

然后,最后一天到了,我周围的所有人终于有声音了。
下午我们都出汗了,可能是因为我们都很兴奋,再加上槟城山令人难以置信的湿度而大汗淋漓。

那些日子对身体和精神的冲击都很强烈,这个经验对我来说是很不可思议的。

 

多多的个人经验

在帖子里我不会谈论关于具体的技术或获得的感受,因为我认为应该本人亲自去体验这些,所有你需要了解的都在上述的链接,您只需要打开一下。我也不会谈论我的结果怎样,因为这是非常私人的,与我自己内心最深刻的部分相关。我会分享的是我的个人经验,一天连一天的,以直接的方式来描述,就像我体验到的每一刻,包括所有的起伏。如下:

第零天
我到达槟城山东内观禅修中心后充满期待,我知道我一定可以接受放下电话和任何外部联络、尊重禁语、与别人在一个宿舍里一起住、少吃一点、以及只吃素食等等一些规则。这些是内观最简单的一部分。
经过四十分钟的长途跋涉我们到达山顶(我仍然在怀疑他们是否使我们再次表现出参加课程的决心),然后我们不得不把所有的手机、书籍、电脑和个人物品交给中心,这样一点儿作弊的机会都没有了。接着,他们给我们提供基本的介绍之后,第一次静坐开始了,我很激动!

第一天
在凌晨4点铃声叫我们醒来,才半小时的准备时间,我们以在早餐前静坐两个小时而开始了一天。我的第一个想法是,我还可以忍受的。说实话我很愚蠢!
反正,食物非常好吃的,所以我的第一天有了很好的开始。
接着静坐一个小时,休息五分钟,再加上两个小时的静坐。接着午餐。再接着一个半小时的静坐,休息五分钟之后,还有一个小时的静坐,再加上一个半小时的。接着下午茶。晚上再接着一个小时的静坐,然后一个半小时的葛印卡老师的讲座,再接着半小时的 – 您猜猜吧 – 还是静坐!每天一共要静坐10个小时。
这一天都过得如下:坐着、禅修、专注于自己的呼吸、避免任何想法,以及身体的痛苦。仍然是第一天,我完全有信心。我睡得很香,没想多了。

第二天
在凌晨4点铃声叫我们醒来,这次的铃声有点烦人,但我还是有力气来起床。几分钟后困倦、嗜睡、沉重的头脑使我感到我需要睡几分钟。几分钟的打盹变成了一个小时或者更长的时间,结果表示静坐的铃声响了,我感到很郁闷,错过了静坐的一半时间。但是,葛印卡老师不断地说:“从来不要感到沮丧或失败”。结果我没有放弃,对下午的静坐很有信心。不过下午的静坐是一场灾难:再次昏昏欲睡,因此我意识到接下来的10天会像在地狱里!我就对自己说到,没关系,我还是有一天最有趣的事情可以做:就是洗衣服!我就发现了每个人都非常仔细、缓慢和平静地洗衣服,可能与禅修相比,洗得更努力,更勤奋。我认为这件事就很可笑。
然后听到晚上的讲座后,我放心了一点儿,对第二天的早上有希望了。这个内观方法的目的最终在于,要多努力,要对自己多宽容,要接受自己的极限。

第三天
凌晨4点铃声又叫我们醒来。我开始讨厌它了,真讨厌!从这一天起,我开始害怕听不到铃声,因此一到晚上就睡不着,一直在想着早晨的铃声,我甚至梦到了声音,半夜醒来了,再发现其他人都很安静地睡觉。
早晨的静坐都不顺利。我又累又昏昏欲睡,我很努力地醒来,同时床还是吸引我了。当我接受了床的召唤时,我的内疚感越来越强烈。内疚感越强烈,晚上失眠越多,早晨我就不能静坐了。
重新开始,重新开始。以宁静、平稳的心,专注、警觉的心”。每次课程一开始,就听到录音带里葛印卡老师的平静声音,从这一天起我就讨厌了。
同时痛苦也伴随着嗜睡。脖子和背部的肌肉都非常紧密,腿都麻木了。我真像在一场噩梦里。但洗衣服这个有趣的活动等待着我,我只要坚持几个小时,就可以玩儿几分钟的洗衣服活动。

第四、第五和第六天
我们进入了方法的核心部分。哇!我终于好多了,疼痛几乎消失了,我可以有一些感受了。但是,我完全放弃了早晨的静坐:晚上失眠使我假装起来,我到禅修厅坐之后,一直等待像我这么懒惰的人离开大厅,这样我也有权力离开再去睡觉,虽然本来不是睡觉的时间。
幸运的是,我很开心,一切都像葛印卡老师说的那样。当然也有不幸的,就是说我感冒了。
幸亏衣服在等待着我洗它们!

第七天
舒服的振动感都走了,整个脸上开始有一种疼痛的感觉,令人烦恼的。就像有人在压着我的鼻子,再移动着它,再粉碎它……好痛啊!也有一点儿像鼻子先变大,再变小,最后移动到脸上的左边和右边。这个感觉,我的鼻子要变形。这么不舒服的感觉。

第八和第九天
一些静坐过得很顺利,一些仍然有鼻子要出来的感觉。

第十天
禁语结束了。大家都很开心可以再次谈话,我也很兴奋终于得以知道我所以为的这些一起参加这个活动的人真正是什么样子。那个西班牙女孩(我食堂的同桌)并不生气,我的静坐伙伴(在禅修厅坐在我旁边的)像我所想到的那样可爱。每个人都又友好又好玩儿。忙着说话,没有人意识到课程仍然存在,我们还得参加组静坐。
最重要的是,最后一天没有人洗衣服了。

经验的终结如下:我很高兴体验到这么有教育价值的课程,我在我的日常生活中会珍惜它。并且,我很开心又回到混乱的世界里。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